39、第 39 章(1 / 2)

心里是这么想,白骨公子表面上还在强装镇定:“晏长殊,你就只会用这些下三滥的手段了吗?”

“我不用这些下三滥的手段,你也是我的手下败将。”晏长殊道,“况且我用下三滥的手段,是为了防止你用下三滥的手段。”

白骨公子:“……”为什么他的歪理一套又一套的,而且还让人无法反驳。

当他还是一只小尸妖的时候,曾经听过晏长殊的传闻,玉虚宫无几剑,冷心冷情,孤傲骄矜,斩妖除魔毫不手软,也从不和任何人往来。

现在看来——都是扯淡!

流言蜚语属实害人啊!

想了想那个人的话,白骨表面仍故作镇定:“晏长殊,你既已得到了血煞魔功的下半册,那么这个曲潇潇已经对你没有用了。更何况我又不会害她,你私自把她扣留在这里,到底是何用意?”

晏长殊不语,只是手下微一用力,剑刃便割开了他的肌肤,横在他脖颈前的那柄剑光清冷,倒映出他的眉眼出尘。

白骨继续强装镇定着冷笑:“晏大人可真是会拉拢人心,仙门的曲卿幽愿意跟着你,连黑风亦是如此。”

晏长殊冷声道:“是你背弃他在先。”

“是么。我的确看重阿离更多一点。世人皆是如此。”白骨公子的目光落到曲潇潇的身上,意有所指,“您也不例外。”

想了想,他好像突然明白传闻为什么会变得扯淡了。

晏长殊不语,只是举剑刺向他,他来势凌厉,白骨公子陡然一惊,暗骂一句晏长殊真是小心眼,说不过就打人。

他慌忙念咒,立刻就有无数根白骨破土而出,夹杂着土腥味和植物根茎的腐臭味扑面而来。

他一声令下,白骨立刻化为尖锐利刃,箭雨流蝗般地向晏长殊袭来。

晏长殊的表情不变,他仰起脸,剑光一闪,无数根白骨本来像一群气势汹汹的恶犬,可等到无几的剑光轻轻一掠,它们立刻就从凶犬变成了吉娃娃,不约而同地停下了攻击的势头。

这里的白骨都属于埋葬在大地里的亡者,他们生前都是人,人大多有欺软怕硬的本性,而它们感受到了晏长殊铺天盖地的杀气。

晏长殊冷冷地一抬眼,嗓声如碎玉撞盘:“退!”

骨头们顿时再退开了三丈,但碍于白骨公子的命令,又不敢回到土里,只好踌躇不前。

白骨公子睁大了双眼:“上次一别,没想到你的法力居然还精进了不少。血煞魔功竟没有夺取了你的理智?”

晏长殊没有说话,只是并拢二指,轻轻地抹过剑刃上的血。

那一抹红自雪亮的剑刃上消失,然后又从他的眼角开始蔓延,勾勒出妖治的花纹。

今日天气晴朗,和风惠畅,适合杀妖。

他没有说话,甚至连一个眼神都吝啬给他,但白骨公子却莫名觉得有一股寒气顺着脊背蹿上了后脑勺。

现在看来,那个传闻似乎又是真的,眼前这个肃然冷厉的晏长殊和传闻里的少年重叠了起来——他心狠手辣,他从不手软。

之前他仗着晏长殊初为魔修,还敢与他一战,而现在,他的胜算又有多少?

白骨公子看了一眼昏迷的曲潇潇,心一横,为了阿离,就算拼死他都一定要把她带回去。

于是无数根骨头调转势头,再度向曲潇潇扑了过去。

下一刻,他看到晏长殊的神情变了,他飞身而上,举剑砍向那些骨头,白骨在他的剑下碎成了齑粉。

白骨公子见状,他的目光闪了闪。

有点意思。

略一沉吟,白骨公子微微一笑——他好像知道该怎么做了。

每一根骨头都不再理会晏长殊,它们与他擦肩而过,转而直面曲潇潇,且每一下都是下了必杀的狠招。

晏长殊之前都是一个人速战速决,曲潇潇一般有人照看着也不会拖他后腿,但她现在昏迷着,晏长殊要顾及她,难免就会顾此失彼。

白骨终于露出点占上风的微笑了:“晏大人,我们这里可不止一个人啊。”

他缓缓地转动手腕,更多逝者的骨头破土而出。

“万骨枯!”

晏长殊冷冷道:“雕虫小技。”

他抽身而上,随手劈开旁边飞扑过来的一块脊椎骨,而后抽身而上:“血煞——陨身糜骨!”

白骨阵应声而裂,很快就碎成了无数颗细微的齑粉。

晏长殊的剑尖直指白骨公子:“原本我还想着从你的嘴里问出你背后的那个人,但是现在看来——算了。”

白骨公子不躲不避,仰着头看他,两个人对视的那一刹那,都从彼此眼中看出了滔天的杀意。

“我说。”白骨公子微笑,“晏大人,我可是尸妖啊。”

他意有所指,然后不出意料地看到了晏长殊的目光一颤。

下一刻,他脚下的大地裂开,土块翻涌,许多的蛇虫鼠蚁窸窸窣窣地往外逃窜,无数具白骨骷髅往上攀升着干枯的骨爪,迎接着他们的神明。

咒妖印在他的手臂上闪闪发光,既是他的诅咒,亦是他的翅膀。

只要他站在大地上,所有的棺前土都要为他铺路,所有的亡魂骨都要为他恸哭。

白骨公子在众多枯骨的的簇拥下向他微微一笑。

“再会。”

晏长殊猛地回过头。

最新小说: 我在娱乐圈降妖除魔 诱捕 我在万人迷修罗场买股 穿书后我成了万人迷 穿成六个总裁的契约情人 琴瑟无双 男频末世文男主是我哥 [综]是异能不是咒术 我的主角是花瓶 拒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