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34 章(1 / 2)

王琦玉在机关外面心急如焚地等了好久,终于等回了三个人,曲潇潇的魔怔状态也解开了。

她轻轻地松了一口气,又觉得哪里不对。

这三个人的表情可谓是千奇百怪,柳无常是震惊外加有些怀疑人生的,晏长殊让人感觉好像有些羞耻但又在故作镇静,而曲潇潇则是一脸的同情和慈爱(单方面针对晏长殊)——她一开始还想不通为什么晏长殊断袖但不喜欢千秋子,但是后来她想通了,千秋子是没有性别的,所以应该不在他的范围之内吧。

王琦玉:“???”这中间是不是漏掉了什么不该漏的剧情。

她犹豫着挑了个同性方便开口:“曲道友,你方才是怎么了?”

曲潇潇问:“我怎么了?”

王琦玉也跟着愣住,但是见她一脸莫名其妙的样子,另外两个男人也丝毫没有开口解释的意思,也就不好意思接着追问下去,只好含糊了事。

经过方才一事,柳无常对晏长殊的敌意明显少了许多,他也从怀里掏出一叠召唤符纸,想了想,又不好意思交给晏长殊,于是动作生硬地拐了个弯,递向了曲潇潇。

“劳烦姑娘。若我以后在师门之中找到了给我下咒的叛徒,我必将告知你们。”

曲潇潇点了点头,接过符纸。

然而接过符纸的那一刻,脚下突然就开始地动山摇了起来。

曲潇潇慌忙稳住身形:“这是怎么了?”

晏长殊目光一动:“黑风他反应过来了。”

旋即又觉得不对,六个时辰可没那么快,他的咒怎么会突然被解除?

但眼下已经顾不了许多,他反手抓住曲潇潇的后衣领,又觉得不妥,现在的她可是个姑娘——姑娘,不能这么做的吧?

曲潇潇见晏长殊的手缩回去了,顿时大惊失色:“晏长殊你可不能因为不想穿女装就抛妻弃子啊!”

晏长殊:“……”他真是想得有点多。

王琦玉:“???”女装,什么女装?这难道就是真正道侣之间才会做的事吗?

她下意识地看向柳无常,柳无常没说话,但是给了她一个肯定的眼神。

王琦玉恍然了。

吵架、互相抹黑、跳崖殉情、穿女装——原来这才是真正的道侣之间会做的事。

她突然感觉有些羞愧,潜心修道多年,原以为喜欢上兔子精就是领悟了“爱”之一字,没想到还是自己太过浅薄。

爱,应该是像他们那样互相伤害却又能拯救彼此的存在啊!

王琦玉默默地想,还是自己的见识还不够广阔啊。

晏长殊捎上了曲潇潇,又转过头来看向他们:“那你们要如何出去?”

柳无常本来想着跟着晏长殊一起出去,但他突然想到了什么,顿住了脚步:“外面……该不会还是修罗界吧?”

晏长殊颔首。

柳无常默默地收回了脚:“劳烦把我们带出修罗界,多谢。”

他还不想年纪轻轻地就中诅咒!

等等,柳无常突然看向了曲潇潇,她也是道修,为什么她看上去没事?

曲潇潇在晏长殊手底下张牙舞爪:“晏长殊你可得给我记好了,那可是你亲口说的话!我不仅要看你穿女装,你还得穿露肚脐的,大腿高开叉的那种,我要看钢管舞!你知道什么是钢管舞吗?什么,不会?不会就学啊!什么,让我教你?我看你是在想屁吃……”

柳无常:“……”这个诅咒好狠啊!

柳无常顿悟了。

爱,就应该是像晏长殊那样,就算曲潇潇有多脱节扯淡都不离不弃的存在啊!

柳无常默默地想,还是自己的修为还不够深厚啊。

晏长殊很快就拎着曲潇潇回到了外界,在里面困得太久,外面的光线实在是太过刺眼,好在晏长殊抬手遮在了她的眼前。

好半天,曲潇潇才适应了光线。

她定睛一看,千秋子仍在昏迷,而黑风一动不动地倒在不远处。

曲潇潇心底一寒。

到底是谁救的他们?

“呼噜——”

脚边传来一个软绵绵的触感,曲潇潇低头去看,是吃屎。它身上粘着晏长殊的符咒,估计是在打滚撒欢的时候不小心蹭上去的。

小肥猪眨巴着豆豆眼,它拱完了千秋子,又开始来拱曲潇潇。

曲潇潇一愣:“吃屎?是你在外面召唤了我们吗?”

吃屎蹭了蹭她的手,又是一声呼噜。

曲潇潇大喜,旋即蹲下去抱住了它:“好样的!猪猪队立大功!给你记一笔!”

晏长殊:“……”什么乱七八糟的。

似乎是注意到了晏长殊的目光,曲潇潇抬起头,迎上他的目光,笑出露出标准的八颗牙:“好啦,给长殊队也记个大功!”

她笑得很灿烂,露出的是曲卿幽从来不会有的笑容,阳光在她的脸上流淌成一片碎金,天光云影都在她的眼底聚拢成景。

晏长殊不自然地收回视线,欲盖弥彰地扭过头去给黑风解咒。

黑风的身体猛地一松,他缓过神来,看到晏长殊正冷冷地看着他,立刻嚎啕大哭:“老二啊!你可算出来了啊!”

冰冷的剑柄点上了他的下巴,示意他收声:“你为何不听召唤。”

黑风哽咽着道:“我也不想的,可白骨他真不是个东西啊!我跟你说,他就没跑出过修罗界,呜呜呜……刚刚趁你们不在,他想过来偷袭啊!然后我才施法抵抗,没想到居然中了老二你的定身咒呜呜呜……老二你怎么能这样啊……”

晏长殊被他哭得头疼:“你是说,白骨还没走?那他后来又做了什么?”

黑风抹着眼泪回忆道:“别的好像也没有,他一看到千秋子也是走火入魔的状态,立刻就跑了。”

晏长殊才不信白骨他就是过来溜达旅游的,但他检查了一下千秋子的状况,除了昏迷,他好像的确没有别的事。

奇怪。

不过眼下的首要任务,是把千秋子体内的四个人放出来。

心魔已被彻底破除,料想他们在里面也应该拿到钥匙了。

晏长殊立刻飞身将千秋子带出了修罗界,然后又暗中施法,帮忙把王琦玉和柳无常弄出来,那两只妖怪也被带出来了,不过都在昏迷中,想必被他们打昏的。

估计是柳无常在里面对王琦玉共享了什么情况,王琦玉一出来,对他的态度也变了,她诚恳地躬身行礼:“这位道友,我属实不知……”

晏长殊打断了那些想必是冗长而又无聊的话:“那两只妖怪,你们打算如何处置?”

王琦玉沉吟:“我打算先用法器困住他,不和他见面,等我想方设法解除身上的迷心咒后,我再放他出来,和他故作鹣鲽情深——想必这样,一定会引出他身后的幕后主使。”

柳无常也跟着赞同地点了点头:“王道友好计谋。”

王琦玉笑了笑。

晏长殊沉吟半晌,又道:“玉虚宫也就罢了,你们回去之后可以查查自家师门有无仙妖之子——他们体质特殊,天赋异禀,想必很好查出身份。”

王琦玉和柳无常同时凝重地点了点头:“师门出了这等使用禁术的叛徒,想必已经不是第一次,我们定会仔细排查。”

晏长殊颔首致意,就要转身离开。

王琦玉叫住了他:“道友!”

晏长殊没有回头,只是停住了脚步,示意洗耳恭听。

王琦玉也不介怀,她笑起来,冲晏长殊喊:“祝道友,和曲道友伉俪情深,山海永存。”

最新小说: 我在娱乐圈降妖除魔 诱捕 我在万人迷修罗场买股 穿书后我成了万人迷 穿成六个总裁的契约情人 琴瑟无双 男频末世文男主是我哥 [综]是异能不是咒术 我的主角是花瓶 拒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