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32 章(1 / 2)

咦?你好像戳进了黑洞里哟!白洞,白色的明天在等着你!曲潇潇手脚麻利地拿出西瓜,一切两半,一半放到冷藏柜给奶奶,一半放到冷冻柜给自己。

然后她才叼着袋酸奶,走回电脑桌前给闺蜜陆然回消息。

“潇潇,咱们订个时间去医院里做手术吧?你现在工作转正了,脑门上顶着块伤疤多不好啊?”

陆然挺认真的,给她找了好几家正规的整形医院,还附上了价格和医生的联系方式。

曲潇潇摸了摸那块狰狞的伤疤,回道:“不要。这是和我父母一起出车祸的时候留下的,就当是个见证了。”

“可是这块疤留着多不好看呀!以后找对象都困难。”

曲潇潇冷笑:“我未来的对象要是这么拘泥于外表,他还配当我的对象吗?”

曲潇潇坚信好看的皮囊千篇一律,有趣的灵魂万里挑一,再者说,她最怕痛了,她才不会自讨苦吃地去做手术。

陆然见劝不动她,只好转移别的话题:“啊对了,潇潇,我推给你的那本你看了没有?你看了没有!呜呜呜,作者大大好坏啊,说是大师兄和二师兄的买股文,可是小孩子才做选择,我想两个都要嘛!”

曲潇潇啧了一声,键盘如飞地回:“我要就不看了,坑比作者坑比文,女主在他们两个之间来来回回反复横跳,累了。”

陆然的问号打得飞快:“为什么哦?作者的感情戏超棒的!”

曲潇潇回:“你以后别给我安利了,实在是看不下去,大师兄死直男,二师兄心机婊——她选哪个都没差。”

陆然没有打字,但她回了一个很有名的表情包:万箭齐发的战场上,一个外国男人站在原地张开双臂等死,但没有一支箭射中他。

曲潇潇很快回了一个问号过去。

陆然心痛地打字:“潇潇,你这是天生寡王啊。”

然后她又发了一个扁鹊三连的表情包:没救了,等死吧,告辞。

曲潇潇不服:“我怎么就天生寡王了,我说的是实话嘛,要我说,选那个玉虚宫宫主都比这两个师兄靠谱!”

陆然:“……那是女主她爹。”

哦。

“那就选那个反派晏长殊咯。反正现在书城里一堆和反派谈恋爱的,总而言之,我就是不喜欢这两个男主。”

……

曲潇潇眼睁睁地看着自己坐在电脑前打字,打完了,手指放上了回车键,不由地歇斯底里地大喊:“别按!别按!”

可惜为时已晚。

她看着另一个自己给陆然回完消息,然后走下了楼梯,然后用一种匪夷所思的姿势摔倒,然后撞上了头。

“潇潇?潇潇?”

曲潇潇从梦中惊醒,发现天已经黑了,头上仍然裹着头巾的苏慕长吁了一口气:“谢天谢地,潇潇你可算是醒了。刚刚你是不是被噩梦魇住了?一直在大喊大叫的。”

曲潇潇:“……嗯。”

草,都特么的是孽缘。

为什么她要说选晏长殊这种猪话?为什么为什么为什么!

如果上天再给她一次重来的机会,她只想对晏长殊说三个字:草你妈。

如果要给这份机会加上一个期限的话,她希望是:一万年。

“没事就好。”苏慕笑吟吟地扶她起来,“正好,晚饭时间到了,你一定饿了,快去吃吧。”

曲潇潇疑惑:“你不吃吗?”

苏慕笑道:“我们都吃过了。晏大人特意让我们吃完了再叫你,说是要和你一道用膳呢。”

顿了顿,她羡慕地感叹道:“潇潇你和晏大人的感情真好啊。”

曲潇潇:科科。

她才不相信晏长殊会在烂桃花之外的地方和她演伉俪情深,再联想到下午发生的事,她就知道这晏长殊肯定不会轻易善罢甘休,他必定设了鸿门宴。

但她还是站起身下了船:“是吗?那就多谢苏姐了,我先过去了。”

苏慕点点头:“那我先回去休息了。”她一点船桨,乘着船离开了。

曲潇潇甩胳膊甩腿地伸了个懒腰,准备应付晏长殊。

魔高一丈,她曲潇潇就高十丈,来啊,互相伤害啊!

曲潇潇气势汹汹地杀进了灯火通明的庭院,刚一进屋就闻到了香喷喷的饭菜味道。

肚子应景地咕咕响了起来,曲潇潇的心里咯噔一声,发现自己的士气好像已经被瓦解了一半。

晏长殊坐在大厅里,皮笑肉不笑地看着她,语气阴阳怪气得就像刚从净身房留学归来:“你饿了吧?来,快吃吧,不然饭就凉了。”

曲潇潇拼死抵抗了一会(大概十秒钟),就觉得自己逃不过真香定律,她吸了吸鼻子,拉开凳子坐在了晏长殊的对面,然后缓缓地揭开了面前的碗盖。

曲潇潇:“???”

面前的碗干干净净,盘子亮得能照见人影。

——饭碗空荡荡,恶魔在人间。

曲潇潇放下了碗盖,质问道:“晏长殊,你什么意思?”

晏长殊回以假笑:“玉虚宫的人都是辟谷修行,主要以日月精华为食,这种凡夫俗子的伙食,想必曲小姐是看不上眼的。”

曲潇潇呵呵:“你不早就知道我不是玉虚宫的人了么?”

晏长殊微笑:“身为夺舍之人,怎么可能一点法力都没有,你说是吧?”

曲潇潇大怒,心说老娘有没有法力你难道不知道吗?

她刚想拍案掀桌,把碗扣到晏长殊的脸上,肚子再次咕噜一声。

曲潇潇瞬间又萎了。

她默念“君子报仇,十年不晚”一百遍,朱棣在削藩之时可以装疯卖傻,努尔哈赤愿意给敌人做家奴,她曲潇潇——忍了!

她眨巴眨巴眼,开始真诚地假笑:“别这样嘛,晏大人,你还需要我当未婚妻来挡烂桃花呢~”

晏长殊在内心呵呵两声,再一次确信曲潇潇绝对可以成为世界上最不要脸的人,没有之一,没有比较级。

他慢条斯理道:“你今天教会了千秋子下药,现在估计他和他师姐已经生米做成熟饭,我以后都不用担心这朵烂桃花了。”

曲潇潇道:“那你不是还要拿我去跟玉虚宫换秘籍吗?”

晏长殊颔首:“饿不死就行。”

曲潇潇大怒:“晏长殊,跟人沾边的事儿你是一点都不干啊!”

晏长殊不为所动,心想着非要给她来个下马威,把白天的损失都讨回来:“我本来就不是人,我是魔修。还有,我讨厌别人直呼我的大名。”

“那……晏大人?”

“晏公子?”

“大王?”

喊到最后一个,晏长殊终于有了点反应:“不要叫我大王。”

曲潇潇闻言,一拍脑袋:“我懂了!”

“女王大人!”

晏长殊:“……”得亏自己没有喝茶。

他终于懒洋洋地开口:“我记得,是你说过不会吃我的饭的。我这儿的规矩,是用劳动换伙食,你觉得你下午干的活很好吗?”

曲潇潇不说话了,转而眼巴巴地盯着他。

晏长殊冷笑:“别看着我,我又不是你娘,不会惯着你。”

曲潇潇瞬间心领神会:“娘!”

晏长殊:“……”

他感到匪夷所思,父母之恩大过天,她怎么就能如此轻而易举地脱口而出。

而曲潇潇还在继续:“原来就这就是你想要我喊的真正的称呼,我悟了。从今天开始,你就是我的男妈妈了!”

她看出来,晏长殊今天铁定是不会给她吃晚饭了。既然如此,只要皮不死,就往死里皮,自损八百,伤敌一千,务必要气死晏长殊这个狗日的!

果然,晏长殊再一次被她噎得说不出来。

“你是不是男女不分?”晏长殊早在她喊他女王大人的时候就想这么问了。

曲潇潇微笑:“没有哦,但我的确人畜不分。”

百因必有果,晏长殊,你的报应就是我!

晏长殊:“……”

他算是看出来了,绝对不能跟这个女人斗嘴,一斗嘴就输了,要想赢,还得用别的方法。

于是晏长殊靠上椅背,战术后仰:“你见过午夜子时的星空吗?如果在这个时候乘风飞行,伸手就可触及月亮,仿佛在星河里摇曳。”

草!

曲潇潇大怒,你又来?

可惜晏长殊秉持着“招不在新,管用就灵”的信条,曲潇潇只好屈服:“……我明天一定好好种田。”

晏长殊挑了挑眉:“我也不为难你。这样吧,你一天就种三尺地,这条件如何?”

曲潇潇:呵呵。

“直到玉虚宫拿着秘籍过来之前,我保你衣食无忧。而且,你之前好像说过不喜欢玉虚宫的生活,所以这期间你可以在山下的集市上随便玩。”

这一次曲潇潇答应得飞快:“我可以!”

曲潇潇永不为奴!……除非包吃包住。

再加上她也并不是那么快回去见那两个坑比男主,如果真的和晏长殊达成协议,倒也不失为是一件好事。

晏长殊慢条斯理地站起身:“好吧,协议达成。”

“等等!”曲潇潇叫住了他,“那我今天的晚饭呢?”

晏长殊挑眉:“厨房在右手边。”

曲潇潇咽了咽口水:“可我不会做饭……”

最新小说: 我在娱乐圈降妖除魔 诱捕 我在万人迷修罗场买股 穿书后我成了万人迷 穿成六个总裁的契约情人 琴瑟无双 男频末世文男主是我哥 [综]是异能不是咒术 我的主角是花瓶 拒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