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23 章(1 / 2)

黑风大王惨叫着,连滚带爬地从晏长殊的身边跑开了:“他他他……他这是彻底地走火入魔了啊!”

曲潇潇匪夷所思道:“你刚才不是还说要认他当老大么,就这么跑了?”

明明之前还‘铁骨铮铮黑风妖,一车花生就投靠’,现在又开始变脸,还变得飞快。

黑风大王理直气壮道:“我的老大没了,当然要找个新靠山。况且我是在找靠山,又不是找死!”

说到这里,他想起之前白骨公子想让他死的疯狂表情,心有余悸之余,又忍不住有些难过,几百年的兄弟交情和上下级关系,居然还比不上一个认识了几年的女人。

他有点难过地想:老大从前不是那样的人啊……

曲潇潇毫不吝啬地赏了他一个白眼:“墙头草。”

黑风大王闻言,有些泄气:“像我们这种小妖怪,入不了流,只能跟着大妖怪混。要是没有点眼力见,又如何能在如此险恶的妖魔道活下去?”

他顿了顿,又道,“这就是我们的生存之道,你们一个道修一个魔修,怎么可能会懂我们这些小妖怪的难处?”

曲潇潇哑然。

但想了想,她也没当过妖魔,确实拿不出话来反驳。

无患子沉声道:“晏长殊本就因为修炼血煞魔功而有走火入魔的隐患,现在他逆天而行,强行催动道修的法力,走火入魔已经被大大地提前了。”

说到这里,她自嘲地笑了笑:“堕为魔修,就得付出代价。只是晏长殊这个代价也忒大了。”

他不仅仅是为了弑亲之仇,更是为了被神明遗弃的修罗界,为了这片土地上、不被道修们所庇护的人们。

可如此惨重的代价,当真值得吗?

曲潇潇悄声问:“那我们现在该怎么办?”

提前跑路吗?

虽然晏长殊现在仍旧保持着一动不动的状态,血煞魔功还没有彻底侵蚀他的身体,但那只是迟早的事罢了。

趁此机会,无患子深吸了一口气,反手一推千秋子:“你去,告知山下的居民躲进屋子里,不许出来,晏长殊画的镇守符纸让他们务必贴好。”

曲潇潇闻言一怔:无患子不是说她最讨厌人类吗?为什么现在又如此口是心非?

千秋子急切道:“可是师姐,你的伤……”

无患子喝道:“快去!”

千秋子泪汪汪地飞走了。

无患子喘了口气,接着道:“潇潇,你也跟着走!”

曲潇潇一愣:“我不要!”

“听话。”无患子蹙眉,“晏长殊之前跟我说了,你连半点法力都没有,留在这做什么?”

曲潇潇义正言辞道:“我还有灶台!”

不提这个还好,一提这个,无患子就开始诧异了起来:“之前我来救你们的时候就想问那场爆炸是谁弄的,今日一看,还真是你……你是怎么做到的?”

曲潇潇非常心虚:“我也不知道,我之前顶多就是把饭烧焦,谁知道现在,杀伤力就一次比一次高了。”

无患子哦了一声:“我还以为是玉虚宫开辟了新的修仙方式呢。”

她停了停,又道,“可是潇潇,你这样的方法并不能一招制敌,有太多弊端,而且发动的时间也长,太麻烦了。”

还有就是,味道实在是太可怕太恶心了。

无患子忍了又忍,才没有把真正的心里话说出来,以免曲潇潇伤心。

曲潇潇泄了气,原本她想着还能帮上忙,现在看来无患子说得也没错,她沮丧道:“我知道了。”

无患子温柔地摸了摸她的头:“乖。”

曲潇潇紧接着问她:“那你怎么办?”

无患子沉声道:“我现在的当务之急是要拖住晏长殊,不能让他伤人,也不能让他走出修罗界——要是被那群道修发现他走火入魔,他就会被一众的仙门世家围剿而死。”

曲潇潇急了:“你要和晏长殊对打?不行,你受了那么严重的伤……”

无患子不管她,直截了当地转向黑风大王,“你想要靠山?行,你现在帮我把潇潇送下山,以后老娘我罩你!”

黑风大王闻言,小声地嘀嘀咕咕:“……谁知道你还能不能活下来啊?”

无患子抬眸:“你说啥?大点声儿!”

黑风大王立刻正色道:“保证完成任务,无患子大人!”

曲潇潇怎么可能放任无患子自寻死路,晏长殊堕为魔修,因为只修炼了一半的血煞魔功,法力不足,甚至还能中谭明远那个心机婊的禁制。

可他现在已经把道修的法力调动出来了啊!

晏长殊身为道修时天赋就极高,是比男一男二更可怕的存在啊!

而且之前的晏长殊只修炼了一半的血煞魔功就能打退无患子和千秋子,他现在道修法力全开,无患子根本就不是他的对手啊!

眼看着黑风嘀嘀咕咕地过来拉她的手,她猛地倒退一步,脑海里突然灵光一现:“对了!晏长殊的魔纹怕我!对,它们害怕我!”

最新小说: 我在娱乐圈降妖除魔 诱捕 我在万人迷修罗场买股 穿书后我成了万人迷 穿成六个总裁的契约情人 琴瑟无双 男频末世文男主是我哥 [综]是异能不是咒术 我的主角是花瓶 拒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