晏长殊肯定捅过鸡窝(1 / 2)

曲潇潇听完他的话,下意识地抬头望天,天空几乎是在瞬间就暗了下来,浓厚的乌云仿佛下一秒就会塌陷下来。

千秋子道“结界没了法力的维持,很快就会被那些妖魔冲破,毕竟修罗界不比外界,这里只有你一个人镇守,随时随地都有重新沦陷的危险。”

他顿了顿,贼心不死,“大人,你现在跟我私奔还来得及。”

晏长殊淡声道“不必。”

千秋子讨价还价“要不然,我做下面那一个也可以。”

哼,他现在先暂时在口头上委屈一下,充当缓兵之计;只要晏大人同意之后,他半夜再偷偷地上回来就是了。

可惜晏长殊再次无情地拒绝了他“不必。”

“千秋子,你现在是唯一有法力的那一个,我要你去把我房间里的那些镇守符纸分给山下的各位居民,让他们把符纸贴在门口,并且告诫他们,近日内无故不得外出。”

千秋子虽然不情愿,但还是点了点头“那么大人,我分完符咒就会立刻赶回来接您,在这之前,请您务必小心。”

晏长殊颔首,正要说声谢,千秋子又急忙补充“当然大人您如果当真遇到了危险,也一定要小心,千万不要受伤。如果不得已受伤,最好是受那种全身都不得动弹,但是下半身仍完好无损的那种伤。”

晏长殊“……”不知道为何,真是毫不意外的回答。

等千秋子离开了,晏长殊这才收回目光,见曲潇潇还在盯着自己看,他淡声道“你之前不是一直问我,万一我走火入魔之后,那些居民该怎么办吗?其实,我早就考虑过这一点了。”

他早在很久之前就准备好了很多镇守符纸,足以抵御任何妖魔鬼怪的入侵。

晏长殊的语气平静又坦然,似乎对自己的未来看得十分透彻。

曲潇潇一愣,不由地呐呐“你既然知道,那你为什么还……”

既然明知道血煞魔功带来的后果,那为什么还要如此坚持?

“因为没有正道的修仙者愿意踏足这里,若是我不来,就没有人愿意保护这里了。”

——别的修道者不肯踏足的地方,那就他来踏足,别的修道者不肯保护的地方,那就他来保护。

晏长殊顿了顿,而后弯了唇角,“更何况我也想看看,他们当初拼死想要保护的地方究竟是什么模样。”

这个“他们”不言而喻,就是晏长殊的父母。

二十年前,有两位修道者来到这里,他们自愿修炼血煞魔功,堕落为魔修,镇守保护着修罗界。

可惜,他们没能保护太久,血煞魔功有反噬作用,他们很快就失去理智,走火入魔,被玉虚宫猎杀。

他们曾是玉虚宫的弟子,但因为已经背叛,玉虚宫的卷宗里不会有他们的名字;

他们曾是名动修罗界的魔修,可因为时间太短,修罗界也没有留下他们的事迹。

曲潇潇愣愣地回想完这段剧情,突然想起自己曾经坚持要留下那个和父母一起出车祸的伤疤,虽然她现在变好看了,但其实还挺怀念那道疤的。

她现在好像有点理解晏长殊为什么非要练血煞魔功了。

既然这样,那可就不能再让他‘爱死哪就死哪’了。

“晏长殊,你不能再继续练血煞魔功了。”曲潇潇正色道,“你继续练下去,必死无疑。”

晏长殊道“他们当年走火入魔是因为练的功法不纯,而今我已经得到了血煞魔功的下半册,所以不会再出现那样的意外了。”

这一回,曲潇潇开导他的措辞变得诚恳了很多“这个真的不可能。你如果练了下半册的话,那就真的要嗝屁了。”

晏长殊挑眉“你好像很希望我死?”

曲潇潇一愣“我没有……”

“那你为何一直反对我练血煞魔功?”

曲潇潇绞尽脑汁想了半天,道“我有一个朋友,也练了血煞魔功,现在他的坟头草已经三米高了。”这个朋友,当然就是小说里的晏长殊。

晏长殊目光淡然“是吗?这个朋友该不会是你现编出来的吧?”

曲潇潇“……”不是,男人的自信都是从哪个批发市场买的?

劝不动,真的劝不动。她刚刚才冒起来的同情心瞬间碎了一地。

那句话怎么说来着的?——你永远滋不醒一个张嘴接尿的人。

曲潇潇道“你把你刚才说的倒数第三句话重复一遍。”

晏长殊不解,但仍旧重复了一遍“你好像很希望我死?”

曲潇潇微笑“自信点,把好像去掉。”

晏长殊“……”

他缓慢地深呼吸了一口气,忍住,一定要忍住,若是他生气的话就上了她的当了。

“女娲造你的时候一定特别关注你,才把你造成了这么一个大傻逼……”

……忍不住了。

晏长殊的眼睛狰狞地一眯,正打算把她摁到悬崖边去看高处不胜寒的美景。

空气中突然响起了细微的、东西裂开来的声音,随着这道开裂的声音响起,有桀桀桀桀的怪笑声也开始响起。

“晏大人,你可真是狠心,居然用结界把奴家关在外面关了整整三年,奴家的心都碎了。”

是女子的声音,甜腻而柔美。

曲潇潇闻言,顿时感到头皮发麻“什么东西?”

最新小说: 我在娱乐圈降妖除魔 诱捕 我在万人迷修罗场买股 穿书后我成了万人迷 穿成六个总裁的契约情人 琴瑟无双 男频末世文男主是我哥 [综]是异能不是咒术 我的主角是花瓶 拒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