猪一样的队友(1 / 2)

钟声还在继续,修罗界隐于市外百年,如果有外人贸然叨扰,没有人会觉得来者心善。

晏长殊似笑非笑地站起身,施施然地往山下走,曲潇潇跟着,临走还不忘了端着个碗,趁着晏长殊一转身的功夫,她把盘子里剩下的红烧肉也给倒进去了。

苏慕迟疑“大人,你们这是……”她顿了顿,又看向曲潇潇。

他们这下看起来不仅不像未婚夫妻,更像是绑匪和即将迎来自由的人质,虽然事实本就如此。

曲潇潇卡壳,扭头去看晏长殊。

晏长殊本来就没打算在千秋子之外的地方演戏,于是他挑着眉,似笑非笑地看着她,把烂摊子抛回她的头上。

曲潇潇一看他的表情就知道他心里在想什么,顿时气不打一处来,我刚才喊你夫君的时候也没见你反驳啊,当真是拔x无情。

不知道为何,晏长殊突然感到自己能领悟曲潇潇的眼神意思了,他冷笑一声,我当初只是逼你在千秋子面前演戏,谁让你准备这么充分,到处乱讲。

曲潇潇翻了个白眼,谁让晏大人这么爱惜自己的名节呢?不然你就直说我是你掳来的好了。

晏长殊的目光沉了沉,我当初要带走的是曲卿幽,可你是谁?一个大男人,婆婆妈妈的有意思吗?

曲潇潇???请打开麦克风交流

她怎么好像突然就看不懂晏长殊的眼神了呢?

晏长殊是不是对她的性别有什么误解?

不过曲潇潇转念一想,顿时领悟了。晏长殊这是在报她喊他男妈妈的仇呢,她颠倒他的性别,他就以牙还牙了。

行吧。

曲潇潇的眼神瞬间意味深长了起来从今日开始,咱们就是母·慈·子·孝了。

晏长殊?

钟声还在继续。

晏长殊懒得跟曲潇潇玩眼神游戏,直接揪着她走了,留下苏慕和张伯两个人。

张伯欲言又止“小苏姑娘……”

苏慕戳了戳筷子,默默地坐下了“有什么事,等晏大人回来再问吧。”

虽然大概率是问不出来的。

毕竟晏大人和他们说的话向来不多,从来都是一个人独来独往。

曲潇潇被晏长殊拎着飞,还不忘了往嘴里继续塞红烧肉“晏长殊,你以后要是想通了,不继续魔修了的话,可以考虑开饭馆。”

晏长殊懒得搭理她,奈何曲潇潇抱他大腿抱得死紧,大概是因为之前的心理阴影还在。

“不劳你费心,我从没想过回头。”他淡声答。

曲潇潇眨了眨眼“那你一定会后悔的,晏长殊。”

等他练完魔功,走火入魔,成为终极**oss的话,那个时候,他就会彻彻底底地沦为男女主打怪**的工具人。

晏长殊沉默半晌,正当曲潇潇以为他不会说话的时候,他突然开口“你这辈子做过做后悔的事是什么?”

曲潇潇“……”心里苦。

她最后悔的事就是跟闺蜜吹比的时候大放厥词,脑子一进水,嘴欠选了晏长殊。然后一朝穿越,被他立地绑架。

晏长殊轻声道“我最后悔的事,就是没能早些成为魔修。”

曲潇潇扁鹊三连,李时珍三连,希波克拉底三连。

她踏马直接迷惑,晏长殊这脑子是反着长的吧?

跟玉虚宫这样的鼎盛仙家作对,晏长殊无疑是在自寻死路。

他是魔修这件事是板上钉钉的事实,他爹妈是魔修也是官方盖棺定论的事实,玉虚宫不管是真理还是道德都占据了高层。

不过血煞魔功会夺取人的理智,最后让人变得六亲不认,所以晏长殊很有可能已经开始失智了。

曲潇潇认真地考虑了一下,不知道他脑残了之后还会不会做饭,不然给她当一个无情的做饭工具人也还是可以的。

修罗界的入口外,站着一大群穿着白衣的修道者,他们站在修罗界结界的三尺之外,似乎对修罗界这块地方很是忌惮。

晏长殊刚刚落地,便有人开了口。

“晏长殊,你快放了卿幽。”

来人身穿白色道袍,手握拂尘,正是曲卿幽的二师兄,妖孽横生的心机婊,买股文中呼声最高、只涨不赔的那一只。

曲卿幽啧。

这个男人居然长得该死的好看,害得她心里小猪乱撞,该说真不愧是男主角光环吗?

“师妹!你没事吧?”另一道略显焦灼的声音响起,曲潇潇循声看去,后者风骨卓绝,剑眉星目,想也不想就知道是大师兄苏抹尘。

倒不是曲潇潇看的这本小说有插图,而是!除了这两位,其他那些穿着白衣的玉虚宫弟子个个都像得了库鲁病的鼹鼠一样。

曲潇潇……真不知道该怎么吐槽才好。

作者就算非要强调主角的美貌,也用不着贬低身边的炮灰配角来衬托他们与众不同吧?

还好晏长殊争气,顶着两大男主的光环居然还能长得惊艳才绝,真的是辛苦了。

苏抹尘见曲潇潇直勾勾地盯着他们看,目光诡异,就像在市集上挑土豆一般,但却又一句话不说,不由地慌了“师妹,你这是怎么了?”

曲潇潇回过神,干笑两声“大师兄好,二师兄好。”

她话一出口,苏抹尘的神色就更加焦急“师妹,你从前都喊我抹尘师兄的,今日怎么这么生分?晏长殊,你是不是对师妹做了什么?”

晏长殊懒洋洋地笑“我还能对她如何?她是你们玉虚宫的人,我自然不敢怠慢,好生伺候着。”

曲潇潇闻言大怒,晏长殊说猪话的时候还真是良心一点都不痛啊!

她刚想开口戳穿他,一个响亮的嗝就窜了出来“嗝儿——”

不好意思,红烧肉吃得太急太快了。

在场所有人“……”

只有晏长殊没忍住,扑哧一声笑出来了。

他先前还指望着曲潇潇在玉虚宫的人面前能演得像一点,现在看来,烂泥扶不上墙,压根就不能指望她。

不过——

他漫不经心地想,就算被他们看出来了那也不要紧,他也可以想出别的办法来拿到血煞魔功的下半册。至于曲潇潇,她还欠自己一亩田一头猪一个厨房,现在就回去真是想得美!

最新小说: 我在娱乐圈降妖除魔 诱捕 我在万人迷修罗场买股 穿书后我成了万人迷 穿成六个总裁的契约情人 琴瑟无双 男频末世文男主是我哥 [综]是异能不是咒术 我的主角是花瓶 拒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