猪突猛进(1 / 2)

曲潇潇忧伤地看着面前的废墟,忧伤地抹了把脸。

果然又是这个结局。

当真是不出意料、不愧是她、不辱使命。

甚至还开始变本加厉了起来。

曲潇潇想,她之前顶多只是把食物炒焦变黑,但现在看来,到了书中的修真界,她的厨房杀手的威力好像就大大地增加了。

晏长殊施法灭完火之后,还忙里偷闲地从火场里抢救出几盘黑乎乎的东西。

晏长殊指着那几盘黑乎乎的东西问她“这是什么?”

曲潇潇答道“菜啊。”

晏长殊一声冷笑,这女人就是故意的,她是故意炸穿自己的厨房的,但他偏不戳穿她“是吗?那你吃给我看看啊。”

曲潇潇怎么可能怕?

她从小到大在没有经济能力之前都在吃奶奶和自己做的黑暗料理,早就练得百毒不侵,于是她面色如常地夹起一片冒着诡异的紫色气体的东西,放进嘴里,吃了。

吃完了,曲潇潇吧嗒吧嗒嘴,评价“盐好像放多了,不然味道会更好。”

难道真的是自己想多了?

晏长殊不信这个邪,遂也夹起一块冒着绿色气体的东西,吃了。

吃完了,他手一抖,捂着肚子缓缓倒下了。

晏长殊再起不能。

曲潇潇震惊地看着几乎原地飞升的晏长殊,从小到大,没有人敢吃她做的饭,哪怕是她最最最亲爱的闺蜜陆然,面对她的黑暗料理,也会十动然拒。

可是晏长殊居然吃了。

那一瞬间,曲潇潇心情有点复杂,说不感动是假的,毕竟她曾经发过誓,要是谁敢为爱献身,敢吃她亲手做的菜,她就嫁给他。

可她万万没想到,第一个吃她的饭的人,不仅是个反派,还是个书里的反派。

曲潇潇我决定废了这个誓言。

她站着等了一会,可地上的晏长殊没有半点要醒的意思,曲潇潇心里咯噔一声,难道晏长殊被她毒死了?

她蹲下来去观察他的脸色,发现晏长殊脸色惨白,呼吸急促,他的状态是不太好,但不像是中毒。

又过了一会儿,有些许暗红色的花纹爬上了晏长殊的脖颈,血色的魔纹称着苍白的肌肤,几分妖治,几分艳丽。

曲潇潇看着这个花纹沉思了三秒钟,暗道不好。

根据小说里的描写,晏长殊这是要走火入魔的前兆。

一开始,魔纹还只是在脚踝盘踞,随着晏长殊修炼魔功的进度,它会慢慢往上延伸,等它蔓延到晏长殊的脸上,彻底占领智商的高地,晏长殊就会彻底走火入魔,失去理智,成为血煞魔功的奴隶,成为一个莫得感情的杀人机器。

没想到这么快就来到脖子了吗?

曲潇潇感到大事不妙,她现在倒是还敢跟晏长殊皮,可等到晏长殊彻底黑化,他将血洗整个天下,到那个时候她可就皮不动了。

要不,为了天下人,趁现在把他扼杀在萌芽的摇篮里吧?

曲潇潇抖抖索索地伸出手,她从小没干过什么坏事,连鸡都没杀过一只,如今却要杀一个人。

只是她的手刚摸到晏长殊的脖颈,那些魔纹就像潮水一般,飞快地退去了。

曲潇潇愣了一下,试探性地把手接着往晏长殊的衣服里伸,那些魔纹就好像见到鬼一样,往下缩得更厉害了。

魔纹在害怕她?

小说里有这个设定吗?

曲潇潇迷惑了一瞬,随即做了个大胆的决定她扒掉了晏长殊的上衣。脖子上得来终觉浅,绝知此事要躬行。

月色下,晏长殊的上半身袒露出来,六块腹肌,线条流畅,腰窝人鱼线一应俱全,只是密密麻麻的血色魔纹占据了他的整个身体。

曲潇潇上下求索地摸了他一会儿,发现这些魔纹好像真的怕她,她摸到哪儿,哪里的魔纹就消失了。

没过多久,晏长殊腰部以上的魔纹就全部消散了。

曲潇潇盯着他的裤子沉思,如果只要摸一摸就能挽救天下人,那显然是比杀人要靠谱多了。

但她还是一个黄花大闺女,脱男人的裤子显然是不太好……等等,晏长殊又不是人,他不是说了吗,他是魔修。

说不定魔修和人类不一样,下面什么都没有。

管他的,奥利给就完事了。

只是她才摸上晏长殊的裤带,晏长殊呻\039吟一声,醒了。

他刚睁开眼,就发现曲潇潇在解他的裤子。

晏长殊硬了,拳头硬了。

他知道曲潇潇夺舍,但他并不能知道曲潇潇的原身到底长什么样。但是随着他们相处得越来越久,晏长殊越发确信这个夺舍的魂魄绝对是一个抠脚大汉。

这么一想,倒是可以解释她的厚颜无耻、厨艺不精、今天下午一直在对苏慕那个女人示好,以及现在居然能够面不改色地扒他的裤子。

曲潇潇“……”

晏长殊“……”

两个人面面相觑。

半晌,曲潇潇咳嗽了一声,缩回手“如果我说我刚刚是在救你,你信吗?”

晏长殊低头去看,发现自己身上的魔纹果然消退了,曾经他找遍了世间所有方法都不能让它们消退,如今就这么一小会功夫,魔纹居然全都不见了。

晏长殊的目光瞬间锐利了起来“这是怎么回事?”

曲潇潇把刚才发生的事原原本本地讲了一遍。

晏长殊听完,沉默良久,拢起衣领,冷笑道“曲潇潇,你还敢说你不会法力?这是玉虚宫想出来的新招吧?把你安插在我身边,暗中给我下毒,想要趁机废了我的血煞魔功,对吧?”

曲潇潇摸了摸下巴,好像也是,用手摸一摸魔功就能消退这个说法的确有些离谱“那你现在运功看看你的功力有没有消退不就行了?”

晏长殊闭上眼,运了一会功,果然没发现什么异常。

这就有点尴尬了。

他沉默了一会,神色复杂“为何要帮我?”

他可是魔修,她难道不恨他么?魔修,本就是逆天而行,人见人怕。

就算她不是玉虚宫的人,也该厌恶他才是。

曲潇潇沉默,自己又不是书中角色,根本就没有那么多代入感。

最新小说: 我在娱乐圈降妖除魔 诱捕 我在万人迷修罗场买股 穿书后我成了万人迷 穿成六个总裁的契约情人 琴瑟无双 男频末世文男主是我哥 [综]是异能不是咒术 我的主角是花瓶 拒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