没错,正是在下(1 / 2)

晏长殊看着曲潇潇,一句话都没说,估计是被她十八弯的脑回路给气到了。

旁边的王阿婆看不下去了,小心翼翼地插话“姑娘误会啦,晏大人是个好人,我们无以为报,只能为晏大人做些小事……况且晏大人并没有白吃我的糖葫芦。”

准确地来说,晏长殊根本就没有吃过她的糖葫芦。

虽然城镇里的商户们都商量好了,滴水之恩应当涌泉相报,晏大人向他们索要东西的时候应当分文不收,但晏大人好像还从来没有光临过她的糖葫芦摊子。

曲潇潇被她的用词惊呆了“好人?他?”

她在看文的时候,作者明明在文案里写着晏长殊是大反派啊!

难道是这作者又不干人事,开始乱编剧情了?

曲潇潇深深地感到后悔,早知道自己会穿越进这本书里,就算捏着鼻子也要把它看完的!

不过——

“阿婆,你说他是好人?他好在哪里啊?”

王阿婆笑眯眯道“我们这边的地方啊,叫修罗界,取这名儿就是因为这里的妖魔鬼怪比别的地方都多。前些年,这里几乎都没什么人住,多亏晏大人来了,把这里的妖怪都驱走了……”

曲潇潇缓缓地打出一个问号。

不是吧?这也算?

“阿婆,他赶走妖魔鬼怪,是因为他自己也想要占领这块地盘啊!”

曲潇潇虽然自己不太在乎是死是囚,但她还是挺在乎老人被骗的。

毕竟现代的曲潇潇父母双亡,一直都和奶奶相依为命,看到这个给她递糖葫芦的老阿婆,她的心一下子就软了。

晏长殊绑架她也就算了,毕竟是要走剧情点的;他欺骗孤寡老人,那曲潇潇可就不能忍了!

王阿婆连连摆手“不是,不是,晏大人还会帮我们建屋耕田。”

就这?就这?

曲潇潇感到自己的杠精之魂在熊熊燃烧,她看了一眼晏长殊,后者抱着胳膊,并不阻拦她,只是看着她冷笑,那意思似乎是在说“你问啊,最好问清楚我到底是好是坏”。

——哦,这可是你说的。

企业级理解的曲潇潇当即苦口婆心地开始劝王阿婆“阿婆,你看啊,他帮你们耕田种菜,是因为他自己要吃嘛!他帮助你们,接着你们感激他——最后他就可以光明正大地白吃白喝了啊!阿婆,如果你们非要降妖除魔,为什么不请求玉虚宫的帮助呢?”

差点忘了!

这个玉虚宫几乎全宫上下都是济世救人的大圣母,为什么不让他们来降妖除魔呢?白白让晏长殊占了便宜。

王阿婆叹了一口气“姑娘有所不知,这修罗界是神弃之地,除了晏大人,没有修仙者愿意踏足这里。”

“诶?为什么啊?”

曲潇潇开始懵了,神弃之地?完蛋,这一章她好像还没来得及订阅啊!

曲潇潇捂脸,她本来以为只有在考试和装逼的时候才会觉得“书到用时方恨少”,没想到穿越也会啊!

“这个嘛,我也不知。”王阿婆顿了顿,开始反问曲潇潇,“不过,姑娘,你问这么多,你和晏大人是什么关系啊?”

在别人面前各种反驳他的大恩人,是个人都会不爽的。

曲潇潇顿住了。

这难道要她实话实说吗?

且不说晏长殊已经叛出玉虚宫,他们已经毫无师兄妹的关系;再者,她现在也是玉虚宫的一员,说了实话之后,万一激起民愤,认为她也是个见死不救的修仙者,把她的糖葫芦扦子都给扬了怎么办?

曲潇潇决定反客为主“阿婆,那你觉得我们是什么关系啊?”

王阿婆看了看曲潇潇,又看了看站在不远处打量着曲潇潇的晏长殊,她年纪大了,老眼昏花,自动自发把晏长殊怀疑的目光理解成了深情的注视。

“姑娘,你莫非是晏大人的……未婚妻?”

曲潇潇噗——

虽然她根本没想和两位男主发生剧情关系,但这并不代表她就想和反派发生关系啊!

而且晏长殊虽然长得美,但她现在算是他的阶下囚,她最看不起这种斯德哥尔摩的剧情了好吗!

曲潇潇刚想一口否定,但电光火石之间,她突然想到了一件很重要的事!

晏长殊杀了她倒是不要紧,大不了她死回现代,可万一晏长殊不杀她,只是折磨她,那该怎么办?

她最怕疼了!

于是曲潇潇立刻改口“没错,正是在下!”

旁观的晏长殊缓缓地打出一个问号。

他知道她不要脸,但没想到她这么不要脸,要是他不拦着,她是不是还能更加不要脸?

晏长殊正要矢口否认,便见王阿婆的表情一下子就和缓了下来“我说呢,怪不得我之前还看到晏大人还抱着你,晏大人为人正直,是断断不会随意轻薄女子的。”

晏长殊“……”说不出话。

曲潇潇忍着笑连连点头“是啊,阿婆,你都看到了,我的清白都没有了,他肯定是要娶我的!”

当着这么多人的面,曲潇潇不相信晏长殊还会对自己下毒手,只要他敢让她受一点点伤,他在修罗界的“大好人”形象可就破灭了。

曲潇潇美滋滋地想我真机智,不愧是我。

正这么想着,王阿婆就和蔼地拉着她在摊子前的小马扎上坐下来“来来来,姑娘,咱们得好好聊聊。”

——

现在的晏长殊有十成十的把握,曲卿幽绝对是被夺舍了。

最新小说: 我在娱乐圈降妖除魔 诱捕 我在万人迷修罗场买股 穿书后我成了万人迷 穿成六个总裁的契约情人 琴瑟无双 男频末世文男主是我哥 [综]是异能不是咒术 我的主角是花瓶 拒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