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主,你大号毁了(1 / 2)

“大事不好了——小师妹被妖人挟持了——”

“大胆魔头,你还不快放了师妹,束手就擒!”

……

曲潇潇原本睡得正香,耳边突然传来许多吵吵嚷嚷的喊声,吵得令人心烦。

曲潇潇眼睛都没睁,闭着眼大喝一声“吵死了,还让不让人睡觉!”

她的话音刚落,四周鸦雀无声。

曲潇潇正打算满意地睡死过去,耳畔突然传来一声轻笑“师妹当真是好兴致,这种情况下居然还能睡得着?”

他说话的时候刻意凑近了曲潇潇,温热的呼吸拂在了她的后脖颈,激起一层密密麻麻的鸡皮疙瘩。

曲潇潇猛地睁开双眼,看到一张近在咫尺的俊脸。

那个男人见曲潇潇醒了,微微一笑“师妹,醒了?”

他们之间的距离太近了。

意识到这一点的曲潇潇刚想要退后两步,然后就发现自己竟被这个男人横抱在怀里,动弹不得。

那个男人似乎看穿了曲潇潇的想法“师妹别看了,你中了我的定身咒,只要我不解开,你就永远动不了。”

他们的周围还站着一圈人,都穿着白衣白袍,手握长剑,为首的男人愤怒道“晏长殊,你明知道师妹她身体不好,还强行给她下咒,到底是何居心?!”

曲潇潇原本还在一脸懵逼,听到晏长殊这三个字,脑子里突然嗡的一声。

晏长殊?

她之前看过的一本小说反派好像也叫晏长殊!

不会吧?这么巧?

曲潇潇瞪着周围那群白衣人,他们的衣着和小说中的描写差不多,此时此刻,他们都一脸担心地看着她。

“师妹不要怕,大师兄不在,二师兄会保护你的。”

大师兄不在,二师兄满上。

二师兄谭明远果然站了出来,他冷声道“晏长殊,你背叛师门,修炼魔功,早已成了修真界人人得而诛之的大魔头!但你若肯放了师妹,今日我们便放你一马!”

晏长殊哈哈大笑起来“放了她?你以为我傻么,谭明远?”

他危险地压低眼帘“我可还要靠着你们的宝贝小师妹逃出这玉虚宫呢,识相的,就给我让开。否则这小丫头细皮嫩肉的,我可不能保证她到时候还能好好地回来!”

所有人陷入了沉默,谭明远犹豫了一瞬,挥了挥手,众多弟子虽然心有不甘,但到底还是让开了一条路。

晏长殊好整以暇地颠了颠手里的曲潇潇,施施然地走了出去。

曲潇潇不能抬头,只好努力地眨着眼睛“这位兄台,你叫晏长殊,那我是谁啊?”

晏长殊垂下眼“曲卿幽,你这种无辜扮可怜的招数也许对他们有用,但我不吃这套,奉劝你收收小心思。”

曲潇潇“……”

如果说她刚才还有疑惑的话,那么在听到“曲卿幽”这三个字后,就一点都没有了。

她是真的穿越了。

还穿进了她之前看的小说里。

原著的女主曲卿幽是那种楚楚可怜的白月光,性格温柔,心地善良,整个仙门都爱她,可惜作者做妖,非要让她在同门的大师兄以及二师兄之间左右摇摆,拉拉扯扯拖了十几章的感情线。

因此曲潇潇还没看完,就干脆利落地给这本小说打了个差评。

现在看来,本书的反派好像也不喜欢这种清纯无辜型的女主。

不过也难怪。

和曲卿幽比起来,本书的反派晏长殊是一个活生生的美强惨。

他无父无母,他从小为奴,他直到十三岁才得知自己的身世——他的父母原本也是玉虚宫的弟子,只是后来练了魔功,走火入魔,被玉虚宫的众多弟子猎杀后,留下一个尚在襁褓之中的晏长殊。

玉虚宫的人商议了一下,觉得幼子无辜,便没有斩草除根;晏长殊就此沦为无父无母的孤儿,过着食不果腹、四处漂泊的生活。

然后在机缘巧合之下,他因为天赋异禀而被下山收妖的玉虚宫弟子看中,从此成为了玉虚宫的一名入门弟子——算起来,他也算是女主的师兄之一。

晏长殊本来开心自己终于能吃饱穿暖,还可以修仙,对玉虚宫是感激涕零,然而孩子越长越大,长得越来越像母亲,很快便有当年猎杀他父母的人认出了他。

然后晏长殊才明白,玉虚宫是杀害自己父母的仇人,他们才是害自己无家可归的真正凶手,于是他当即就和他们撕破脸皮,叛出仙门,甚至还成为了威震一方的大魔王。

可惜作者的笔力不够,好好一个美强惨的反派人设,活活沦为了男女主谈恋爱的工具人。

晏长殊放火烧个玉虚宫,男主在火海之中救起女主——两人互生情愫;

晏长殊夜里偷袭玉虚宫,男女主合力打败他后互相疗伤——两人好感度u;

……

总之,男女主能修成正果,多亏了这位大魔王!

并且,照眼下这个情形来看,晏长殊好像已经开始走他的助攻之路了。

曲卿幽被他挟持囚禁,男主理所当然要挺身而出,出手相救,然后达成本书的第一条剧情线。

然而曲潇潇不太想走感情流。

最新小说: 我在娱乐圈降妖除魔 诱捕 我在万人迷修罗场买股 穿书后我成了万人迷 穿成六个总裁的契约情人 琴瑟无双 男频末世文男主是我哥 [综]是异能不是咒术 我的主角是花瓶 拒婚